雛鷹農牧“以肉償債”鄭州部分門店運營正常

時間:2018-11-09 01:56:38 來源:證券時報
雛鷹農牧“以肉償債”鄭州部分門店運營正常雛鷹農牧“以肉償債”鄭州部分門店運營正常鄭州市一家雛牧香門店在正常營業趙黎昀/攝官兵/制圖證券時報記者趙黎昀涉嫌財務造假,實控人質押爆倉資產遭凍結,債券評級接連下調,5.28億元超短融違約……2018年,“生豬養殖第一股”雛鷹農牧(002477)步步深陷泥潭。近日,一則關于某上市農牧公司“以肉償債

原標題:雛鷹農牧“以肉償債” 鄭州部分門店運營正常

鄭州市一家雛牧香門店在正常營業

趙黎昀/攝 官兵/制圖

證券時報記者 趙黎昀

涉嫌財務造假,實控人質押爆倉資產遭凍結,債券評級接連下調,5.28億元超短融違約……2018年,“生豬養殖第一股”雛鷹農牧(002477)步步深陷泥潭。

近日,一則關于某上市農牧公司“以肉償債”的消息在朋友圈瘋傳,引發市場對正處債務違約風波的雛鷹農牧產生遐想。11月8日,公司股價獲得迅速漲停。

雛鷹農牧相關人士回應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稱,公司金融事業部確實在籌劃相關事項,但尚處于多方商議階段。8日晚間公司公告,已經與小部分債權人達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總金額2.71億元。而對于市場對該公司經營情況的擔憂,記者8日走訪鄭州市場雛牧香門店看到,店內尚正常供貨迎客。

以肉償債股價漲停

日前,有消息流傳,某上市農牧公司基于債務違約的實際情況,發行人11月3日向投資者提出兩種解決方案,一是本金10年期按月償付,而另一種則是使用子公司存貨,包括禮盒系列、火腿系列、紅酒系列等進行償付,償付價格按照零售價85%計算。

“以肉抵債”的具體操作,可以是債權人直接提貨,也可以將存貨先留在發行人處,待債權人自行銷售后,將回款放于發行人銷售子公司,最后支付給持有人。據稱,對于這種“以肉抵債”的方案,已合計有債權人持倉2.8億元。

A股農牧公司不多,近期出現債務違約的只有雛鷹農牧一家。

11月6日雛鷹農牧曾公告稱,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融融資券應于11月5日兌付本息。因公司現金流緊張,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償債資金,“18雛鷹農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額償付。本只債券發行期限270天,應償本息總額5.28億元。

此后11月7日雛鷹農牧公告,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對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B調整為C,“14 雛鷹債”的債項信用等級由B調整為C。

公告中雛鷹農牧明確表示,將與“18 雛鷹農牧 SCP001”的持有人協商妥善的債務解決辦法,盡快完成最終的方案。目前公司已與部分債券持有人達成共識,公司將盡快推進實施。

解決債務的最終方案是否是“以肉償債”?網傳的操作模式是否屬實?債權人是否已同意這種解決方案?

帶著疑問,11月7日記者多方聯系雛鷹農牧人士,從不同通路獲得的消息均是,“上述償債方式確實正在推進”。公司公關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上述事宜由企業金融事業部推行,各方仍在積極協商之中,但沒有債權人已持倉2.8億元的說法。對于此事的具體細節和運作模式,還有待后續披露。

8日晚間公司公告稱,受“非洲豬瘟”疫區封鎖、禁運等因素影響,公司生豬等相關產品短時間內難以變現,為了盤活庫存、緩解公司目前現金流緊張的局面,公司計劃對公司現有債務調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債務范圍包括公司現有所有債務。

目前該方案僅為初步方案,正在與各債權人協商。截至公告日,公司已經與小部分債權人達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總金額2.71億元,目前尚未進行產品交割。鑒于該方案目前正在與各債權人協商過程中,且已達成意向的債權人尚未正式交付產品,該事項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

雖然是否能獲得多數債權人首肯尚不得知,但雛鷹農牧這招既可去庫存,又可償還部分債務的手法,得到了二級市場的認可。

11月8日開盤后,雛鷹農牧股價直線封住漲停,報1.74元/股,當日該股主力凈流入6871萬元。而此前,雛鷹農牧股價10月19日曾跌至1.37元,創上市8年來最低值,自2018年年初至今已錄得超過67%的最大跌幅。

貨物抵債是否可行

資本市場上,以動產、不動產進行債務沖抵的案例不少,但以貨物抵債的情況卻不多見,雛鷹農牧此番更被市場稱為A股第一起違約肉償事件。不過,在雛鷹農牧之前,港股上市公司雨潤食品(01068.HK)也曾被曝出強制“以肉償債”的案例。

2015年8月,有債權人向媒體爆料,雨潤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雨潤集團)旗下地產公司商票不能兌現,并強行用火腿腸抵充。

彼時的雨潤集團恰逢多事之秋。2015年3月,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祝義財被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雨潤食品在7月13日發布的盈利預警也顯示,集團預期2015年上半年與2014年度同期比較,純利將轉盈為虧,預期金額不少于7億港元。不過盡管存在業績與人事問題雙重壓力,雨潤集團最終還是澄清了上述事件,“以肉償債”不了了之。

對于實物償債的可行性,市場質疑之聲紛紜,債權人以實物入賬也或難以成立。甚至有市場人士吐槽稱,如果雛鷹農牧可以拿肉抵債,那么近期同樣爆發債務危機的永泰能源也可以給債主拉一車焦煤了。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臧小麗表示,實物抵債只要債權人和債務人達成一致即可施行。債務雙方經過協商,可通過包括實物抵債、打折、延期等方式達成和解。如果雙方最終未能達成和解,即將按照契約約定,通過法院訴訟或仲裁機構謀求解決。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以物抵債尚不涉及法律問題。企業存貨也屬于資產,沒有現金可供支付的情況下,只要債務當事雙方能夠接受,那么經過資產評估之后,存貨是可以折抵債務的。不過,這都要建立在債權人對抵債方式同意,同時對于評估值認可的基礎上。此前在A股市場上,期望以物抵債的案例還包括皇臺酒業。該公司因涉及虛假陳述案遭到股民訴訟,案件判決上市公司進行賠付后,皇臺酒業公告稱愿以酒產品進行賠償,但股民還需自行支出評估費和運費,最終這起事件沒有獲得實際推行。

王智斌表示,如果債權人對于以物償債不同意,事件進入到司法程式后,法院會選擇拍賣企業資產變現,包括動產、不動產、股權、存貨等,以拍賣款進行債務償付。債務違約如未能達成和解方案,正常還需要通過訴訟程式,明確違約金額,通過法院判決生效之后,才能進入司法程式進行執行。目前雛鷹農牧“以肉償債”很可能只是單方提議。就算債權人接受存貨,但對于債權額、利息、存貨評估值如何折抵等問題都會存在爭議,所以實際操作性不大。

鄭州部分門店正常經營

10月26日雛鷹農牧發布的2018年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5.33億元,同比下滑7.34%;凈利潤虧損8.69億元,較中報預計的最大虧損額還多出逾2億元,同比大幅下滑1141.39%,錄得上市以來最差業績。2017年,雛鷹農牧實現凈利潤4518萬元,而公司預計2018年度該公司虧損額將達15億元至17億元。

雛鷹農牧表示,國內生豬市場陸續出現“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封鎖、禁運等因素,將會影響公司第四季度銷售數量、銷售價格,以及公司屠宰業務,從而影響公司的盈利能力,同時受金融政策等影響,公司流動資金緊張,公司與供應商結算周期延長、供應商取消對公司采購的優惠,將會相應增加生產成本。

如此大幅度的業績下滑,加之近期頻發的債務危機事件,難免讓市場對雛鷹農牧的正常生產經營產生疑慮。

11月8日,證券時報記者實地探訪位于鄭州市經一路一家規模稍大的雛牧香門店看到,店內貨架和冰柜中,依然陳列了品種較為豐富的雛鷹產品。除普通生鮮豬肉及火腿、豬排等衍生品外,店內還供有價格偏高的生態豬肉,冷鮮肉的貼標供應日期均為11月7日。店內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鄭州市內尚有多家雛牧香門店在運營,店內都由公司供應新鮮貨品,銷售情況正常。不過,當日記者來到位于鄭州市緯一路的雛牧香門店時看到,這一店鋪或因為周邊樓房拆遷,已經關閉停止運營。

據雛鷹農牧集團官網顯示,旗下雛牧香門店覆蓋北京、上海、深圳和河南省內多個地市,門店總量超過100家,然而目前除鄭州地區多家商鋪尚正常銷售外,上海、深圳門店已無法通過網站公布的電話取得聯系,河南一些地市門店電話也顯示“空號”。北京一門店銷售人員向記者表示,雛鷹農牧的產品目前僅剩為數不多的兩款,且都是十月份供貨,其他產品均沒有供應。

巨額債務難題待解

5.28億元的超短融違約,僅是雛鷹農牧此番債務危機的冰山一角。

2018年12月21日,公司另有發行規模10億元的超短融面臨兌付。同時三季報披露,公司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期末余額為38.53億元,較期初增加420.5%。

據此前公告,截至2018年8月31日,雛鷹農牧未結清信貸資訊中不良類貸款1筆,余額9679.83萬元;欠息8筆,余額537.77萬元。此外,公司發行股票購買資產和引入戰略投資人等應對措施尚在推進中,存在不確定性。

雛鷹農牧在回復深交所關于債務情況的問詢時曾稱,實控人侯建芳為公司借款提供擔保總金額逾12億元,其中3.15億元于2018年內到期,6.4億元將于2019年到期。公司在2018年貸款到期相對集中,加之國家政策和行業的負面影響,部分非銀行金融機構要求公司提前還貸或追加增信措施,公司出現了暫時性現金流緊張,不存在現金流斷裂的情形。

企查查資訊顯示,雛鷹農牧集團已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執行法院為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時間為2018年10月10日。此失信執行申請人為中植系旗下中融信托,被執行人涉及雛鷹農牧集團、侯建芳、李俊英,標的本息合計超過1.5億元。

11月8日,雛鷹農牧再度公告侯建芳持股遭新增輪候凍結的情況,而自今年8月份以來,控股股東因債務逾期等因素,已12次公告新增輪候凍結。

截至當日,侯建芳持有上市公司12.6億股,占總股本的40.2%,已全部被凍結。除侯建芳持股被全部凍結外,截至2018年三季報,持股比例分別為2.83%、2.76%、1.5%、1.5%、1.1%的股東侯五群、侯斌、侯杰、侯建業、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深圳聚成”)所持股份也已全部質押、凍結。侯五群為侯建芳之叔叔,侯斌為侯建芳之堂妹,侯杰和侯建業為侯建芳之弟弟,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為侯建芳一致行動人。

高企的質押和債務壓力下,雛鷹農牧已面臨資產查封和平倉處置。

據此前公告,因借款糾紛,今年8月雛鷹農牧部分土地和房產被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查封。被查封的資產全部為土地和房產,一共36處,賬面凈值2.27億元。今年9月,由于公司股價下跌,雛鷹農牧實控人侯建芳和部分董監高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員通過信托計劃持有的公司股份遭遇平倉,出現被動減持,數量為公司總股本的1.5%,出資額及補倉金額合計1.25億元全部損失。

作者:趙黎昀

海峽吧 https://www.haixiaba.com/n5163284.html

本文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