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老婆太粘人,夜夜笙歌不滿足……

時間:2017-10-19 00:58:02 來源:星座之飛仙座
新婚老婆太粘人,夜夜笙歌不滿足……原標題:新婚老婆太粘人,夜夜笙歌不滿足……中海市國際機場。一襲休閑裝的方浩,叼著煙,插著兜,略顯無奈的走出了機場。回身掃了一眼機場之后,方浩吐了一大口煙圈,多少有些悶悶不樂的,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老頭子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干嘛非要讓我回來結婚。看老頭子那樣子,也不像是著急抱孫子啊。該不會是欠了

原標題:新婚老婆太粘人,夜夜笙歌不滿足……

中海市國際機場。

一襲休閑裝的方浩,叼著煙,插著兜,略顯無奈的走出了機場。

回身掃了一眼機場之后,方浩吐了一大口煙圈,多少有些悶悶不樂的,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老頭子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干嘛非要讓我回來結婚。看老頭子那樣子,也不像是著急抱孫子啊。該不會是欠了人家錢,沒錢還賬,想要拿我來抵債吧。真要是這樣的話,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喃喃自語了一番,方浩皺著眉頭隨手扔掉了手中的煙蒂,一腳踩滅煙蒂的同時,神色略顯凌厲的厲聲出言,道:“不行,我得多留個心,等會見了那云菲菲那女人。要是,不像老頭子說的那么漂亮,我還是趁早跑路的好。”

心下有了決定,方浩也未曾過多猶疑。當下便是,揮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直奔云氏集團所在的鼎宏大廈而去。

方浩,國際知名雇傭兵組織——冥殿的創始人和靈魂人物。在整個國際雇傭兵界,享有盛名。

就在三天前,方浩還身在非洲,率領麾下的冥殿成員,顛覆了非洲某國的政局。而就在方浩解決完了非洲事務,打算率領麾下冥殿成員,入主南美雇傭兵市場之際。

方浩被從小撫養他長大的,神出好兄弟沒的老頭子給找到。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說不定哪天就掛了。我給你找了個媳婦,以后你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她、上她!在你孩子沒有出生前,你就安安生生的守在她身邊吧。我給你找的這個媳婦漂亮的很,還是一家大公司的總裁,足夠配的上你小子了。”

這是老頭子找到方浩之后,對方浩說的唯一一段話。說完這段話之后,老頭子甩給了方浩,結婚對象父親的電話,便再度消失無蹤了。

就這樣,心下感于老頭子養育之恩的方浩,縱使心有不愿。但,為了不讓老頭子憂心,方浩猶豫了那么一天半以后,只身趕回了國內。

……

云氏集團所在地,鼎宏大廈。

下了計程車的方浩,被兩名值班保全,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先生,如果你沒有預約的話,我們不能放你進去。”

“是啊,這位兄弟,不是我們想要為難你。就我上崗以來,想要找我們云總的男人,沒有一百個,也有八十個了。類似兄弟你這樣慕名而來,想要一睹我們云總芳容的,我們見太多了。”

被兩名值班保全攔下,方浩眉頭雖然皺起,但心下卻是不免隨之放心了不少。

畢竟,從兩名值班保全嘴里,方浩大致也能判斷出來。老頭子為他找的那素未謀面的老婆云菲菲,長的多半還可以。否則的話,也不會有男性慕名而來,只為一睹云菲菲的芳容。

心下緩然,方浩也沒了硬闖的打算,隨手拿出手機,給云菲菲的父親云天宏打了過去,“云叔叔,是我,我是小浩。對,我已經到鼎宏大廈這邊了。只是,門口值班的兩位保全兄弟,并不認識我,我現在進不去啊。您看——”

“進不去?不應該啊,我之前已經告訴了菲菲,你今天回國的啊。這樣小浩,你稍等一下,我給菲菲打個電話問問。”

云天宏那邊掛掉電話之后,沒讓方浩等多久,鼎宏大廈內部便是走出了一面容俏麗、身姿曼妙,約莫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女郎。

“柳秘書,好。”

“柳秘書,好。”

見得這身姿曼妙的年輕女郎走出,兩名原本在大廈門口值班的保全,當即便是挺直了腰桿出聲問好。

柳萱,云氏集團總裁云菲菲的貼身秘書,堪稱云菲菲身邊的頭號紅人。便是,某些云氏集團的中層管理人員見了,都得笑臉相迎。

選擇性的無視了兩名值班保全的問好,柳萱俏眸徑自凝向了方浩,“你是方浩?”

“正妹眼光不錯,我是方浩。難得,正妹你在眾多男性之中,一眼便是相中了我。我愿意給你一個泡我的機會,正好我今晚有空,正妹你可要把握機會哦。”

“你——哼!油嘴滑舌,怪不得云總特意交代,讓我不要對你太客氣。跟我進來!”俏眸暗瞪了方浩一眼,柳萱徑自轉身步入了鼎宏大廈內部。

目送柳萱進入大廈之后,兩名值班保全,一臉敬佩帶同情的對方浩低聲言語,道:“兄弟,柳秘書可是云總眼前的紅人。連柳秘書都敢調戲,你自求多福吧。”

就在兩名值班保全,話音落下之際,方浩還未來得及接口呢,他的手機便是徑自響了起來。

見是云天宏打來的,方浩順手接通了電話。

“小浩啊,我已經給菲菲打過電話了。你的情況我都已經給她說過了,菲菲她也同意給你在公司安排一個職位了。你就安心的留在公司吧,等過兩天我回去了,你就和菲菲領證。到時候,咱們可就是一家人了。”

“云叔叔,領證的事——”

“怎么還叫云叔叔,該叫爸了。行了,我這邊還有事要忙,就不和你說了,你去找菲菲談吧。”

話音落下之后,方浩手機那頭的云天宏,徑自掛掉了電話。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嘟嘟盲音,方浩無奈搖了搖頭,索性也懶得多想了,徑自邁步跟上了柳萱。

2

云氏集團,總裁秘書處。

啪!

領著方浩走進總裁秘書處以后,柳萱隨手將一份早就準備好的契約,扔到了方浩近前,“這是云總,特意讓我為你準備的入職契約。你加快腳步善用時間看看吧,如果沒有什么問題的話,盡快簽字吧。簽字之后,快的話,你今天就可以上崗。”

被柳萱這樣一個小秘書不待見,方浩眉頭不免皺起,“我記得我好像告訴過你,我是來找云菲菲的,她人呢?!”

“云總,目前不在公司。至于,云總什么時候回來,我也不清楚。”雙臂環胸,好像清冷的回了方浩一句之后,柳萱款步湊到方浩近前,略帶幾分寬慰性的再度出聲,道:“云總雖然不在公司,不過云總走之前,有特意交代我。無論如何,也要幫你辦好全部的入職事宜。所以,你大可放心,只要你簽字了,你今天就可以入職我們云氏集團。”

一時間,也不好判斷柳萱所言真假的方浩,念及之前云天宏給他打的電話。方浩,索性也懶得多問,隨手拿過了契約。

只翻了一頁,方浩臉色便是瞬間晴轉多云,“保全?云菲菲,她要我做保全?!你沒搞錯?!”

“我不會搞錯!”數為肯定的回了方浩一句之后,柳萱沉聲出言,道:“讓你做保全,確實是云總的意思。本來,云總也有想過,給你安排其它的職位。只是,考慮到你的學歷和能力。就目前來說,我們云氏集團內部,唯一適合你的職位,就只有保全。”

“這真是云菲菲的意思?!”

雖然,柳萱說的好像有理有據,但是方浩,心下還是不免生怒。當然,方浩的怒意并非是針對柳萱的,而是針對于他那素未謀面的總裁老婆云菲菲。

避而不見,還給他安排了這樣一個最底層的保全職位。如果,這真是云菲菲的意思,那就只能說明,云菲菲對他這個所謂的老公,并不待見。

而柳萱的點頭與應承,也確實是應證了方浩心下的猜測。

“我對你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云總的意思。”點頭應承了方浩一句之后,好似并未看到方浩那陰沉的好似滴水般的臉色一般,柳萱自顧自的出聲,道:“話我都已經說明白了,這份入職契約你到底要不要簽,你自己決定。我時間寶貴的很,我只能再給你一分鐘的考慮時間。”

柳萱話音落下之后,方浩臉色好一陣陰晴不定。

最終,不愿再次給云天宏打電話告狀的方浩,好像和煦的笑對柳萱,道:“這份契約,我簽了。另外,麻煩你幫我轉告云菲菲,感謝她的好意!保全這個職位,我很喜歡!”

……

鼎宏大廈四十五層,云氏集團總裁云菲菲的辦公室。

端坐寬大辦公桌之后,神色清冷、芳容傾城、膚若凝脂的云菲菲,在聽得柳萱復述有關與方浩的對話之后。

云菲菲黛眉微蹙的喃喃出聲,道:“他,真的有說他很喜歡,保全那個職位?”

“是的,云總。這是他親口說的,不過依我推測,他說的應該是反話。”

聽得沈萱的回應,云菲菲黛眉越發緊蹙的同時,揮手示意沈萱,道:“你先出去吧。記住,這件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是,云總。”

目送沈萱轉身離去,云菲菲徑自起身,修長而筆直的玉腿,款步湊到了那寬大的落地窗前,愣愣出神。

淺咖色的亞麻短袖休閑小上衣,襯托的那天鵝般的脖頸白皙水嫩,一條LEVIS白色修身短褲,配上那黑色皮質的菲拉格慕高跟鞋,將那修長筆直的美腿展露無遺。

烏黑的發髻高高盤起,明眸清澈,細眉彎彎,長長的睫毛自然的高高翹起,彎出一個美麗的弧度。嬌美的容顏之上略施粉黛,肌膚瑩潤白皙,吹彈欲破。

毫無疑問,云菲菲是極美的,女人被稱為中海市第一正妹。絕非,浪得虛名。

縱使,只是這般較為隨意的站在落地窗前,云菲菲亦是足夠驚艷世人了。

若非是,云菲菲黛眉一直蹙起,并且眉宇之間隱現愁色的話。她無疑,還要更為驚艷幾分的。

天生麗質,又坐擁資產近百億的云氏集團,在自云天宏那里聽得要她嫁于方浩之前,云菲菲未曾有過類似于今日這般,無法釋懷的憂愁。

父命難違,云菲菲卻又不想,無端嫁給一個她并不喜歡的男人。由此,早在方浩抵達云氏集團以前,云菲菲就想好了對策。

晾著方浩,避而不見。

3

中海市,云氏集團所在的鼎宏大廈。

一身保全制服的方浩,半瞇著雙眼,斜靠在大門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經過多年發展,中海市早已成長為國際大都市。

常年生活在中海市的人可能感覺不到,但是對于方浩這種在國外摸爬滾打多年的海歸一族來說,中海市的變化還是很大的。

動輒數十上百層的摩天大樓,川流不息的汽車,一個個打扮性感時尚的都市女性,都在訴說著中海市的現代化。

雖然回國已經兩個多月了,但方浩還是沒能在這個曾經生活過多年的城市,找到太多的歸屬感。

對于一個習慣了槍林彈雨的傭兵之王來說,國外的雇傭兵戰場才是方浩真正該去的地方。

奈何,老頭子以各種手段逼迫,云天宏又是在一個多月前,逼迫著他和云菲菲領證結婚。

想走走不成的方浩,只能是耐著性子,在云氏集團做起了不受云菲菲待見的保全。

“媽-的,連手都不讓碰,還生個屁孩子啊!”恨恨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想起回國兩個多月來,只見了云菲菲有限的幾次,方浩干脆閉目養神了。

“方浩!上班時間你竟然敢睡覺,我看你小子是不想在公司干了!”

方浩剛閉上眼沒多久,一個三十多歲,西裝革履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就走到了方浩身旁,好像威嚴的訓斥于方浩道。

方浩不用睜眼也知道來者是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黃胖子,滾一邊去,老子沒心情搭理你。”

黃明,也就是方浩口中的黃胖子,是云氏集團保全部的一名主管,算是方浩的頂頭上司。在方浩上班的第一天,黃明曾較為隱晦的,向方浩索要見面禮,結果反被方浩給胖揍了一頓。自那之后,黃明沒少背地里給方浩找茬。只是,無一例外,都被方浩以這樣那樣,乃至于暴力手段,給解決掉了。

而今,好不容易逮到方浩偷懶。本欲是想借此機會,懲治方浩的黃明。眼見方浩一副趕蒼蠅般的架勢,在方浩等一眾保全面前,一向自視甚高的黃明,就好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貓一般,一張胖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黃明很想沖上去給方浩幾個大嘴巴子,但他心里也清楚真要是那么做了,多半只能是自取其辱。畢竟,方浩的身手他是親身領教過的。

怒視方浩之余,黃明深吸了幾口氣,“姓方的,你不要太得意了,上班時間你敢睡覺,我完全可以開除你!識相的你最好……”

砰!

方浩一腳直接將黃明踹飛了,黃明略顯渾圓的身體,落地的時候還彈了一下。頗有那么一股,皮球落地自主彈飛的感覺。

被方浩踹飛的那一剎那,黃明整個人都傻了。他沒有想到在大廳這種公眾場合,方浩都敢動手,還是被他抓到把柄的情況。

落地彈的那一下,反倒是把黃明給彈醒了。

“方浩,我操你大爺的,老子跟你拼了!”

大庭廣眾之下被方浩一腳踹飛,偏偏方浩還是他的下屬,黃明徹底飚了。也顧不得他壓根不是方浩的對手,咆哮一聲就向著方浩沖來。

“黃哥千萬冷靜啊,這么多人看著呢。”

眼見事態有失控跡象,與方浩一起在門口站崗的,一身保全制服的年輕保全連忙一把抱住了黃明,同時不停的給方浩遞眼色。示意方浩,趕緊給黃明道歉。

黃明挺著啤酒肚,兩只胳膊不住的掙扎,企圖掙脫楊虎的懷抱,“媽的,楊虎你放開老子,今天有他沒我,有我沒他!”

在黃明說出這句話之后,原本懶洋洋的方浩,雙目陡然睜大,眸光宛若利劍般直射黃明。整個人的氣質,也是隨之一變,宛若那即將出籠的猛虎般。很是,有股瘆人之意。

方浩一步步的走向黃明,嘴角泛起了一絲常人不易察覺的森寒冷意,邊走邊道:“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滿足你的要求!”

隨著方浩的走動,方浩三人所處的那一小片空間,空氣都好似凝結了一般,隱有一股肅殺之意悄然滋生。

“你們在干什么?!”

清冷的女聲陡然自方浩身后響起,在聽到這女聲的剎那,方浩邁向黃明的腳步瞬間停滯。

在方浩停下腳步之后,被方浩氣勢所攝,冷汗不自覺打濕后背的黃明,推開楊虎扯著嗓子哭喊出聲:“云總,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若是單聽黃明此刻的哭腔,被某些不知情的人聽到了,多半真的會以為他受了什么天大委屈似的。

在云氏集團能夠被稱為云總,而且又是女性身份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素有中海市第一正妹之稱的,云氏集團總裁——云菲菲。

毫無疑問,黃明哭訴的對象,就是突然出現的云大總裁!

也正是因為,云菲菲的突然出現,本欲是給黃明放點血的方浩,不得不停下腳步。

收斂了殺意,又變成那副懶洋洋保全模樣的方浩,在云菲菲開口的那一剎那,方浩就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把黃明怎么樣了。

倒不是因為方浩畏懼云菲菲的總裁身份,方浩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連非洲某國的內政部長都給暗殺了,云菲菲一個總裁自然不可能讓方浩忌憚。

但云菲菲這在中海市出了名的冰山總裁,確實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個,能夠喝止方浩的人之一。

自家老婆的面子,方浩自然還是要給的。雖然,兩人之前還并未發生夫妻之實。

但是這不能怪方浩,主要還是云菲菲太冷了。結婚都兩個月了,女人壓根沒有給過方浩任何好臉色。甚至,兩人之間連對話都沒有過幾句。久而久之,方浩也就懶得用自己的熱臉,去貼女人的冷屁股了。

“云總,方浩無視公司規定上班睡覺不說,他還當眾行兇打我!如果不是云總你來的及時,我怕是已經被他打死了……”黃明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給突然出現的云菲菲告狀。那感覺,就差跪地上含冤了。

云菲菲黛眉微蹙,清冷的眸子不帶絲毫感情的掃向方浩,“他說的都是真的。”

方浩聳了聳肩,給自己點上了根廉價香煙,吞云吐霧的道:“差不多吧。”

如果不是云菲菲突然出現,現在的黃明即便不是死人也是廢人了。沒有人喜歡被威脅,尤其是方浩這種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敵人鮮血的傭兵之王!敢于威脅方浩的人,只有兩種下場。

要么死!要么失去對方浩造成威脅的實力!

黃明并不具備對方浩造成威脅的實力,從這一點上來說,云菲菲的突然出現算是變相的救了黃明一命。

“云總你聽聽,他方浩壓根沒有把咱們公司的規定放在眼里,像他這種人是絕對不能留在公司的啊!”

眼見方浩承認,黃明就好像斗勝了的公雞,加緊抹黑方浩,恨不得立刻就將方浩弄出公司。

云菲菲未曾有甚搭理黃明的意思,反倒是那俏冷明眸,冷冷的甩了方浩一眼,“你到我辦公室來!”

話音落,云菲菲便是當先向著電梯處走去。

眼間云菲菲好像不爽的離開,黃明幸災樂禍的瞥了方浩一眼,在他看來有了他的告狀,依照云菲菲那眼里容不得,哪怕是一粒沙子的性子,方浩在公司的日子肯定是要到頭了。

“浩哥,云總肯定是生氣了,你上去了說話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啊。”楊虎鼓著膽子湊近了方浩,憂心忡忡的道。

對于楊虎這種底層保全來說,云菲菲這種集團總裁就好似天邊的云彩,只能遠觀。剛才云菲菲在大廳站著的時候,楊虎連大氣都不敢踹,更不要說是開口講話了。

即便是現如今云菲菲已經離開了,楊虎依舊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方浩拍了拍楊虎的肩膀,很是淡然外帶幾分安慰的道:“放心吧,她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云菲菲冷歸冷,那是女人的天性。不過,再怎么說她也是方浩老婆。面對自家老婆,方浩自然無懼。

4

鼎宏大廈頂層。

云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方浩跟在云菲菲的身后走進了這里。

雖然結婚兩個月了,但方浩這還是第一次來云菲菲的辦公室。

一百多平的寬敞空間,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落地窗前,常青藤、水仙、紫羅蘭……各色花草爭奇斗艷,給人鳥語花香之感。屋頂的吊燈,絕對是出自名家之手,散發著濃郁的藝術氣息,四周潔白的墻壁之上,有不少中外名畫,給整個辦公室增添了一股雅致之感。

身為云氏集團的總裁,云菲菲的辦公室可以說各方面都很完美,沒什么可挑剔的。只是,方浩卻不太喜歡這里。

原因很簡單,在這里云菲菲的總裁范,能夠得到最為充分的體現。沒有哪個男人會喜歡自家老婆對自己擺上司范。身為男人中的男人,方浩自然更加討厭這種感覺。

因此,一進入云菲菲的辦公室,方浩徑直坐到了會客區的頭香上,順帶著還翹起了二郎腿。

轉過身來的云菲菲,眼見方浩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原本就泛冷的俏臉,越發冰冷了幾分。

“我讓你坐下了?!”

“其實,我一開始是打算躺著來的。”

方浩交叉著雙腿,半瞇著雙眼,耷拉著腦袋。看那樣子如果云菲菲在晚一點開口的話,他睡著的可能性會非常大。

咚、咚、咚!

云菲菲玉足踩著那,價格不菲的亮銀色高跟鞋,快步走到了方浩近前。女人,雙手撐著會客桌,秋水般的俏眸之中,帶有有幾分快要壓抑不住的怒意,“方浩,這里是公司,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云菲菲能夠掌控云氏集團這樣的商業帝國,心理貭素自然是不用多說。即便是面對市政府的某些主要領導,云菲菲自認都能夠做到應對自如。

但是,從此刻云菲菲檀口中那微喘的粗氣,以及那多少帶有幾分,上下起伏跡象的傲挺飽滿,就可以感受到此刻云菲菲,那近乎快要繃不住的內心情緒。

不能說,云菲菲心理貭素不夠強大,實在是女人面對方浩這便宜老公之時。心下,沒由來的便會滋生那么幾分,恨鐵不成鋼的悲怒之意。

能夠一句話就讓身為中海市,新晉商業女神的云菲菲失態,整個云氏集團乃至于整個中海市,也就方浩一個了。

“我怎么就不正經了,不就是坐相有點不不錯看嘛。倒是老婆大人你,大白天的在辦公室勾引我,意欲何為啊?!”

方浩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云菲菲胸前不經意間,露出來的一那抹雪白春色。雖只是一抹,但卻因其白如脂深如淵,使得方浩真恨不得把整個腦袋都賽進去。結婚都兩個多月了,方浩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察云菲菲的傲挺飽滿。

如果不是熟悉云菲菲的冷淡性子,方浩真想把一雙大手扣上去,好生把玩一番。如果能夠咬上兩口的話,那當真是在美妙不過了。當然,這種事方浩也僅限于在心底想想,真要是付諸于實踐了,云菲菲絕對會暴走的。

“我勾引你?!你腦子有……”最開始云菲菲還沒緩過神來,在接觸到方浩那飽含侵略性的目光之后,連忙直起身來,一連后退了四、五步,一口銀牙緊咬,“方浩,你無恥!”

方浩從口袋中摸出一根,廉價香煙給自己點上,懶洋洋的道:“我看自己老婆,不犯法吧。”

云菲菲精致如畫的傾世玉顏,有了一瞬間的凝滯,方浩這句話讓她無從反駁。雖然云菲菲很不愿意相信,但是方浩確實是她老公。兩人是領了結婚證的合法夫妻,別說只是看幾眼了,就算是方浩在辦公室里面將她給辦了,那也是合法的。

當然,云菲菲肯定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就是了。

理清了思緒,云菲菲反倒是不怎么生氣了,結婚兩個多月來,方浩雖然一點都不符合她心中白馬王子的預期。但是,到也并未對他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

兩個月前,云天宏不顧云菲菲的強烈反對,以斷絕父女關系做要挾,硬逼著云菲菲嫁給了方浩。

一開始的時候,云菲菲還對方浩抱有幾分幻想,畢竟是自家老爸強烈推薦的。不過,幾天接觸下來,云菲菲對方浩算是徹底絕望了。

吸煙、酗酒、好色、憊懶……等等諸如此類的云菲菲,極其討厭的品質以及行為,方浩近乎占全了。以至于,相處幾天下來,方浩數度重新整理了云菲菲的三觀。對于方浩這個便宜老公,云菲菲曾不止一次的,是打心眼里想一腳踹死了事!

好在,方浩雖然和云菲菲理想中的老公相去甚遠,但男人也沒有強迫她洞房的意思。

否則的話,云菲菲真不知道,她是否還有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

“我們不是正常的戀愛結婚,我們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你比我清楚!”云菲菲清了清嗓子,顯然不想繼續在這件事上與方浩過多糾纏,繼續冷聲出言道:“我們之間的私事以后再說,現在我希望你能給我解釋解釋,為什么要在上班時間睡覺?!為什么要毆打自己的上司?!你知不知道憑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我在下面的時候完全可以當場開除你!”

談起工作上面的事情來,云菲菲徹底平復了內心的激蕩,俏眸含煞,直勾勾的盯著方浩,冰山總裁范十足!

面對氣場陡然強大起來的云菲菲,方浩很頭疼。

他不怕云菲菲發火,怕的就是女人這幅公事公辦的樣子。細想了想,方浩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方浩收回了自己的二郎腿,一本正經的道:“菲菲啊,你也知道,我是一個男人,并且是一個身心都非常正常的男人。”

云菲菲俏眸微凝,長長的睫毛眨啊眨,聰明如她敏銳的感覺到,方浩這便宜老公接下來要說的肯定不會是什么好話。

不過,方浩難得正經一次,云菲菲猶疑了兩秒,還是決定給方浩一個機會。心下這般想著,云菲菲不自覺的便是,湊近了方浩兩步,做出了一副傾聽狀。

“我們結婚時間也不算短了,你一直不肯和我洞房,我很傷心。”方浩一臉的傷心帶遺憾,看的云菲菲心下,沒由來的便是產生了一抹愧疚之情。

不過,很快女人心底的愧疚之情,就被無邊的羞憤所掩蓋了。

“你一直不讓我碰,我憋的很難受啊。為了不被憋死,昨晚我去酒吧勾搭了個極品熟女。那女人實在是太媚了,一晚上要了我……”

“夠了!”

云菲菲一聲嬌斥,猛然打斷了方浩的講述。嬌斥出聲的同時,女人粉拳緊握,只感覺肺都快要被氣炸了!

結婚都兩個多月了,方浩什么德行云菲菲多少也清楚了一些。對于方浩在外面好兄弟混,云菲菲也不是不清楚。不過,基于兩人那有名無實的夫妻關系,云菲菲對于方浩混亂的私生活,兩個多月來一直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是云菲菲沒有想到,方浩竟然堂而皇之的,對著她講了出來。方浩的無恥成功突破了,云菲菲的心理承受極限。云菲菲就算是在再怎么大度、再怎么不把方浩這個老公當回事,此刻也是禁不住徹底怒了!

在怎么說兩人也是領了結婚證的,對于兩性生活比較保守的云菲菲來說,今天方浩對她說的這番話,已經觸及了女人的底線!

云菲菲微喘著粗氣,那傲挺飽滿一上一下的急劇起伏,俏臉一瞬間寒霜密布,“方浩,我希望你搞清楚,我是在和你談正事!請不要把你那混亂的私生活,扯到工作中來!”

方浩一臉的幽怨,“是你先問我的好不好,這年頭說實話也不行了。這個社會太虛偽了,像我這種誠實善良的五好市民,怎么就一直不被人認可呢。”

“誠實善良、五好市民?!”方浩話音落后,云菲菲不禁為之氣結。

女人實在感覺不到,方浩渾身上下有哪一點,是和這八個字沾邊的。

“我不管你是因為什么在上班時間睡覺,但是你在公司大廳當著眾多員工的面,毆打自己的上司,這一點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公司的聲譽。我認為你已經不適合擔任公司的保全。你收拾一下……”

“你的意思是打算開除我?!”

“怎么,不可以嘛?!”

“當然可以,你是總裁嘛,整個公司都是你說了算的。不過,菲菲啊,好歹我也是你老公,再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家人。你要是把我開除了,多傷感情啊,今天這事你就當沒看見,放你老公我一馬吧。”

“公司有公司的規定,我身為總裁更要帶頭遵守。如果是個人犯了錯,我都當沒看見,我還怎么管理公司?!”

“怎么能拿別人和你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帥的掉渣的老公相提并論呢。員工有很多,老公只有一個嘛。”

“好,不開除你也可以。不過,你惹出這么大的亂子,保全部是不能待了,收拾東西去業務部報道吧。”

方浩訝然,隨即眉頭皺的很深很深,“你是想讓我去跑業務?”

云菲菲雙臂環胸,螓首微點。兩人畢竟是領了結婚證的,云菲菲無論如何也不能以平常心來對待方浩。方浩畢竟是她云菲菲的老公,總不能一輩子當保全。趁著這個機會將方浩調到別的部門,如果方浩肯努力工作的話,云菲菲自然不會虧待。

甚至,云菲菲還設想,如果方浩將來成長到足夠優秀的地步,也未嘗不可以嘗試著接受方浩。

“不去!”

方浩斷然拒絕了云菲菲的好意。

“為什么?!”

“跑業務我不是那塊料,再說,我覺得當保全挺好的。”

云菲菲冷聲道:“你沒別的選擇,要么去業務部,要么收拾東西離開公司!”

“業務部我是肯定不會去的,不過,你真的打算開除我?”

云菲菲沒有回話,不過女人的神情卻在清楚的告訴方浩,她不是在開玩笑。

“既然你堅持……”

眼見方浩有服軟的跡象,云菲菲粉嫩唇瓣微微上揚,心下不免涌現了幾分得色。哼,讓你氣我,現在還不是要乖乖聽話!

方浩掐滅了手中的煙蒂,凝神注視云菲菲,一字一頓的道:“你給了我兩個選擇,那么我也給你兩個選擇。要么你讓我繼續留在保全部,要么——我休了你!”

5

偌大的總裁辦公室內,落針可聞。

云菲菲整個人都好似傻掉了,方浩那句“我休了你”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事實上,這句話對于任何女人來說,殺傷力都是絕對的百分之二百!

對于云菲菲這種從小受慣了,各種恩寵的天之驕女來說,殺傷力更是超過了百分之三百!

好在云菲菲這兩年掌控云氏集團,各種風浪經歷多了,心理貭素遠勝同齡女子。縱使,心下震驚萬分,女人也是很快強迫自己緩過了神來。

“你要休了我?!”

云菲菲蔥嫩玉指指著自己的瑤鼻,女人實在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方浩這個她一直看不起的,便宜老公嘴里面說出來的。

“親愛的菲菲老婆,你沒有聽錯。如果你堅持要我去業務部,或者開除我的話,那么我的選擇就是休了你。”

方浩說的一本正經,其實內心是非常忐忑的。

云菲菲雖然嘴上說著要開除方浩,但是以方浩對女人的了解來看,女人多半是想借著這次機會把他調到別的部門,對他進行升級改造。

雖然清楚女人的好意,但是方浩并不打算接受。一來,方浩確實不是跑業務那塊料。二來,方浩在保全部待的確實挺爽。

保全雖然沒什么前途,但是卻可以通過每天站崗的時間,飽覽眾多進出云氏集團年輕靚麗的女員工們。

云氏集團女性員工比例是很高的,用正妹如云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在集團門口站崗,方浩每天都可以飽覽美腿、美臀和大胸,簡直就是他的最佳職業選擇。

站崗的時候可以看正妹,倒班的時候還可以在值班室里打電動、睡懶覺。云氏集團的保全職位,簡直就是為方浩量身打造的。

這樣好的工作崗位,方浩自然舍不得離崗。跑業務什么的,一不能看正妹,二不能偷懶的。

兩者相較,方浩自然不愿意被調離保全部。

……

“阿么的,以前怎么沒有發現這女人,還有這么暴力的一面。”被云菲菲生生砸出總裁辦公室的方浩,出了總裁辦公室后一臉郁悶的吐槽道。

事實上方浩也清楚這完全就是他咎由自取,好在雖然被砸了出來,調任業務部的事算是糊弄過去了。

“方浩,你怎么在這里?”

就在方浩暗自嘀咕遲早有一天,要將云菲菲馴服的時候,詫異而清脆的女聲伴隨著一陣香風襲來。

一頭烏黑的發髻高高盤起,輕顫的睫毛之下是一雙秋水般的眸子。姣美的臉蛋瑩潤白皙,櫻唇之上的紅嫩唇彩,動人心魄。白色花樣褶皺設計的襯衣下,一雙飽滿的酥胸呼之欲出。

這是一個容顏、氣質、身材俱佳的女人,同樣也是方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云氏集團綜合部部長,云菲菲最為倚重的下屬,云氏集團內部不少男性員工的夢中情人——候思思。

但是沒人知道,優秀如候思思這般都市精英女性,卻是方浩的情人,還是主動投懷送抱的那種。

“當然是想你了。你該不會是早料到我今天要來找你,所以才打扮的這么漂亮吧。”話音落,方浩便是欲要攬過候思思的纖腰,來個香吻。

只可惜,候思思雖然已經被方浩拱了不止一次了,但女人顯然不打算和方浩,在云菲菲的辦公室外來個法式長吻。

云菲菲辦公室所處的大廈頂層,雖然很少有人上來。但是除卻云菲菲在這里辦公外,在頂層辦公的還有云菲菲的秘書和助理們。

說不定什么時候,這些秘書和助理就會從辦公室里出來,找云菲菲匯報工作。

這要是被她們撞見了,猜想用不了多長時間,有關她候思思包小白臉的謠言,就要在云氏集團內部飛傳了。

由此,候思思不由分說的,便是拉著方浩,遠離了云菲菲的總裁辦公室。

……

候思思的辦公室之中,清楚方浩不愛喝咖啡的候思思,給方浩泡了杯鐵觀音。

坐在會客區頭香上的方浩暗呼僥幸,借著候思思遞過來的茶,給自己壓了壓驚。之前形勢太過緊迫了,幸好他和候思思走的快,否則一場慘禍在所難免。

“老實交代,你上頂層干什么去了?!”候思思雙手叉腰,俏眸含煞,上下打量方浩,道:“你該不會是想勾搭云總的秘書吧?我可警告你,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否則,我就把你那個東西給切了!”

一邊說著,候思思一邊沖著方浩的胯下,比劃了一個切除動作。

方浩一口茶差點噴出來,心底一陣惡寒,沒好氣的白了候思思一眼,“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就那么不堪嘛,再說了現在的女人們哪有那么好勾搭。也就是你這傻丫頭,被我勾到手了。”

“就你這樣的,還能有什么形象。”

候思思美目含嗔,蓮步款款的走到方浩身旁坐下,一雙如雪藕臂勾住了方浩的脖子,“你說我當初怎么就那么傻,怎么就被你這壞家伙給拱了。”

方浩訝然,隨即苦笑,“當初我也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啊,那時候要是知道你是第一次,說什么我也不會拱了你的。”

方浩和候思思攪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個巧合。方浩回到中海市的第二個晚上,本想著去酒吧獵艷的。

結果半路遇上了被幾個小混混搶劫的候思思,如果那幾個小混混只是搶些錢,方浩也懶得管閑事。候思思能夠做到云氏集團綜合部部長,女人也不差那幾個錢。

可能是候思思長的太漂亮了,那幾個小混混貪心不足,搶錢的同時還想著劫色。方浩頓時看不下去了,他方浩雖然也好色,但是對待女人講究的也是一個你情我愿。

方浩出手打斷了幾個小混混的手腳,算是給他們以懲戒,順帶著救下了候思思。

本以為會被凌辱的候思思絕路逢生,方浩霸道的身姿徹底烙印在了女人的心田。當晚,候思思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將方浩帶回了自己的家里。

漫漫長夜、孤身男女,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自然就是滾床單了。方浩完全是抱著一夜情的心思和候思思滾的床單,讓方浩沒有料到的是,候思思竟然是第一次。

已經和云菲菲領了結婚證的方浩,自然沒有辦法對候思思負責,方浩索性也就不辭而別了。

“你這家伙還真是心狠呢,吃干摸凈了說走就走!”

一想到那次的事,候思思心里就是一肚子的怨氣,素白玉指狠掐方浩腰間的軟肉。

方浩一聲哀嘆,“還不是被你逮到了。我現在還記得,你當初在公司樓下看到我時的樣子,你知不知道,那時候的你笑的真令我心顫。”

候思思沒有回話,嘴角卻是微微上揚。女人也記得清楚,那天她在公司樓下看見一身保全制服的方浩之時,發自內心的笑了。那是她候思思二十多年來,笑的最開心的一次。

候思思將螓首靠在方浩厚實的胸膛之上,輕聲呢喃,“別不懂得知足了,有我這么一個千嬌百媚的大正妹給你當情人,你還有什么好抱怨的。”

方浩低頭輕輕撫摸女人云般的秀發,“你這又是何苦呢,明知道我給不了你名分,給不了你想要的……”

候思思蔥嫩玉指點在了方浩的唇上,眸含深情一眨不眨的盯著方浩,好似刀削般的臉龐,“能夠每天看到你就夠了。”

佳人傾心若此,方浩還能說什么,低頭重重的吻在了女人那嬌艷的紅唇之上。

一吻情深。

“我那幾天過去了。”

候思思的呢喃好似是從鼻腔里發出來的,如果不是方浩耳力過人,還真不一定能聽見。

“真的?”

方浩驚喜。

“嗯。”

候思思螓首微點,進而女人湊近方浩,低聲出言,道:“今晚,我在家等你。”

【未完】

海峽吧 https://www.haixiaba.com/n2217335.html

11種秋日美食與葡萄酒的搭配

原標題:11種秋日美食與葡萄酒的搭配?摘要:美酒美食的搭配也分季節。秋日已至,這11種秋日美食應該搭配什么葡萄酒呢?ABSTRACT:Indifferentseasonswepairdifferentfoodwithdifferentwines.Sowhataboutthefollowing11fa…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06043.html

想要全景天窗選這幾款就對了!

原標題:想要全景天窗選這幾款就對了!全景天窗在普通人們的眼里一直是“高檔車”的標配,但是隨著汽車市場的擴大,車企之間的競爭越發激烈,全景天窗現今已不再是什么高檔車的專利了,很多經濟型轎車也配備了全景天窗,今天我就來給大家推薦五款標配全景天窗的車經濟型車!寶駿5101.5L手動豪華型指導價:6.98萬…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06814.html

滋爾濱--滋爾濱效果怎么樣?滋爾濱怎么做?

原標題:滋爾濱--滋爾濱效果怎么樣?滋爾濱怎么做?序言:前幾日,朋友問我可否聽說過康恩貝康滿家滋爾濱,并把負責的這位老師微信(153-6630-6805)發給我,問我全息生態美容的滋爾濱效果到底如何,亦問這個微信可否是老師真人。a、俗話說女人怕老勝過怕死,那么如何才能做到逆轉衰老留住青春呢?很多愛…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23386.html

轉子家族的傳奇之作馬自達RX-7(FC)

原標題:轉子家族的傳奇之作馬自達RX-7(FC)馬自達旗下的當家跑車RX-7絕對是日本跑車中極具代表性的一款,理由在是搭載轉子引擎的量產車。RX-7采用古早跑車標準的FR驅動配置,搭載五檔手排變速箱。車尾的造型就比較詭譎一些,一體化的尾燈組是全車識別性最高的地方。雖然馬自達RX-7與NSX、Sup…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33524.html

深秋寒排骨香,吃在嘴里就停不下來!

標題:深秋寒排骨香,吃在嘴里就停不下來!【酸甜排骨】1.骨洗凈,涼水下鍋,煮開后撈出,用溫水沖凈瀝干;2.放入電壓鍋中,倒水,放蔥姜、花椒大料和少許鹽,保壓20分鐘;3.熟后的排骨撈出瀝干湯汁,平底鍋中倒油,中小火將排骨煎至微微上色;4.轉小火,調入生抽、番茄醬、白糖、醋、鹽炒勻,使每根排骨都裹上…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38556.html

綠馳出行:互聯網+共享汽車,將重新定義未來出行方式

原標題:綠馳出行:互聯網+共享汽車,將重新定義未來出行方式今年4月起,鄭州正式開啟了共享汽車時代,以綠馳出行為代表的新能源共享汽車率先走上了鄭州街頭。一時間共享汽車成為人們關心的焦點。商報記者在體驗新能源共享汽車時發現,它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環保、便捷,能有效提高社會資源利用率,為人們省去買車、養車…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52672.html

睿智客戶之選卡羅拉領銜一汽豐田600萬達成感恩季!

原標題:睿智客戶之選卡羅拉領銜一汽豐田600萬達成感恩季!近日,一汽豐田“感恩有你為伴”品牌嘉年華暨600萬輛達成盛典在北京古北水鎮成功舉辦。以卡羅拉家族車型為主導的《Showmethehappiness》卡羅拉也嘻哈主題演唱會也在古北水鎮日月島廣場正式開唱。客戶的信賴與選擇,是對于品牌與產品的最大…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52782.html

B站預明年赴美上市籌資2億美元押寶游戲業務和IP孵化

題:B站預明年赴美上市籌資2億美元押寶游戲業務和IP孵化B站要赴美上市了!!!10月10日早上,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中國視訊彈幕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下稱“B站”)計劃在美國進行IPO,將籌資至少2億美元。知情人士還稱,B站此次IPO規模和上市具體時間可能還會有所變化。目前B站官方…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60669.html

愛時有多深,不愛時就有多狠的星座

標題:愛時有多深,不愛時就有多狠的星座感情就像一把雙刃劍,當自己以為可以獲得永遠的幸福時,最終給予自己的卻可能是完完整整的傷害。當別人的深情被辜負的時候,可能這種深情就會演變成無法抑制的傷人利器。讓我們看看十二星座中那些愛時有多深,不愛時傷人就有多狠的幾大星座吧!?金牛座感情中,金牛座人對你的深情毋…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62817.html

那些適應現代社會的狗狗,過的可比你滋潤!你羨慕不?

原標題:那些適應現代社會的狗狗,過的可比你滋潤!你羨慕不?嘿,你愁啥?!沿途的風景,好美休閑好時光北京癱樂豆寵物資訊歡迎.關.注.衛.信.號:ledouchongwuxinxi每天更新寵物咨詢和馴養知識!科學養寵自學成才!發布需要支持我們才有動力,感學您的關心!… [详情]

https://www.haixiaba.com/n2178631.html

本文相關推薦